您现在的位置:生物医药大词典 >> 微生物学专业词典
    微生物学词典      首页 上一页 当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50  60
    分享到:

  • 对于像斯特潘纳乌斯卡斯这样的海洋微生物学家来说,这项研究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既然原生生物能直接调控病毒的数量,这对海洋生态圈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此前,最常用于解释海洋中病毒的角色的模型是“病毒分流模型”(viral shunt model),即病毒能够入侵并裂解海洋中的微生物,将它们以可溶性有机物(dissolved organic matter)的形式送回食物链底端。

    考虑到新研究的结果,论文的作者团队认为,要想解释海洋中生物和病毒的动态平衡,不只有“病毒分流模型”这一个办法。以往的模拟研究显示,这类简单的病毒-宿主-捕食者(virus-host-consumer)模型最后都会导致病毒和微生物之间激烈的资源竞争,从而导致其中一方的胜利和另一方的消失。而这次发现的原生生物能直接噬食病毒的证据,实际上稳定了这三者之间的交互,维持了平衡。

    斯特潘纳乌斯卡斯研究团队的最新发现则支持了“病毒穿梭模型”(viral shuttle model)。这个模型提出,原生生物食用病毒,能直接将病毒含有的有机材料从食物链底层向上输送;而病毒本身裂解其宿主,则将这些生物的有机材料送往食物链底层。这样一来,病毒就担任了食物链中的“穿梭车”,帮助维持海洋环境中的养料平衡。团队指出,过往已经有研究支持了这个新增“病毒连接”的存在。例如,2016年发表于《自然》的一项研究发现,病毒DNA与向食物链上方输送的有机物呈正相关,也就是说,病毒的确可能在食物链中担任“输送养料”的“穿梭车”。
  • 对于像斯特潘纳乌斯卡斯这样的海洋微生物学家来说,这项研究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既然原生生物能直接调控病毒的数量,这对海洋生态圈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此前,最常用于解释海洋中病毒的角色的模型是“病毒分流模型”(viral shunt model),即病毒能够入侵并裂解海洋中的微生物,将它们以可溶性有机物(dissolved organic matter)的形式送回食物链底端。

    考虑到新研究的结果,论文的作者团队认为,要想解释海洋中生物和病毒的动态平衡,不只有“病毒分流模型”这一个办法。以往的模拟研究显示,这类简单的病毒-宿主-捕食者(virus-host-consumer)模型最后都会导致病毒和微生物之间激烈的资源竞争,从而导致其中一方的胜利和另一方的消失。而这次发现的原生生物能直接噬食病毒的证据,实际上稳定了这三者之间的交互,维持了平衡。

    斯特潘纳乌斯卡斯研究团队的最新发现则支持了“病毒穿梭模型”(viral shuttle model)。这个模型提出,原生生物食用病毒,能直接将病毒含有的有机材料从食物链底层向上输送;而病毒本身裂解其宿主,则将这些生物的有机材料送往食物链底层。这样一来,病毒就担任了食物链中的“穿梭车”,帮助维持海洋环境中的养料平衡。团队指出,过往已经有研究支持了这个新增“病毒连接”的存在。例如,2016年发表于《自然》的一项研究发现,病毒DNA与向食物链上方输送的有机物呈正相关,也就是说,病毒的确可能在食物链中担任“输送养料”的“穿梭车”。
  • 在美国缅因州的海湾和地中海里,研究人员总共采集了1698个原生生物样本,并对这些样本进行了DNA序列分析。他们采用了单细胞基因组分析(single-cell genomics),其测序结果可以说明微生物和病毒是否存在。

    这些原生生物来自十多个不同的门。其中,在51的来自缅因海湾的原生生物样本,以及35的来自地中海的样本中,都检测到了病毒DNA。值得注意的是,在皮胆虫(picozoan)和聚胞动物(choanozoan)两类原生生物的样本中,每一个个体都含有病毒DNA。虽然有些原生生物可能以细菌为食,而噬菌体会寄生在细菌中,从而“搭便车”成为原生生物的晚宴,但是皮胆虫和聚胞动物样本中只有大量病毒DNA,却很少出现细菌DNA,这足以排除“搭便车”的可能性。并且,2013年的一项研究还指出,皮胆虫的进食“器官”大小并不足以吞噬细菌,吃下病毒倒是绰绰有余。研究团队称,加上之前的实验室研究,我们终于有证据证明,噬食病毒的原生生物的确存在。团队的分析结果于9月24日发表在《微生物学前沿》(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期刊上。
  • 在美国缅因州的海湾和地中海里,研究人员总共采集了1698个原生生物样本,并对这些样本进行了DNA序列分析。他们采用了单细胞基因组分析(single-cell genomics),其测序结果可以说明微生物和病毒是否存在。

    这些原生生物来自十多个不同的门。其中,在51的来自缅因海湾的原生生物样本,以及35的来自地中海的样本中,都检测到了病毒DNA。值得注意的是,在皮胆虫(picozoan)和聚胞动物(choanozoan)两类原生生物的样本中,每一个个体都含有病毒DNA。虽然有些原生生物可能以细菌为食,而噬菌体会寄生在细菌中,从而“搭便车”成为原生生物的晚宴,但是皮胆虫和聚胞动物样本中只有大量病毒DNA,却很少出现细菌DNA,这足以排除“搭便车”的可能性。并且,2013年的一项研究还指出,皮胆虫的进食“器官”大小并不足以吞噬细菌,吃下病毒倒是绰绰有余。研究团队称,加上之前的实验室研究,我们终于有证据证明,噬食病毒的原生生物的确存在。团队的分析结果于9月24日发表在《微生物学前沿》(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期刊上。
  • 2015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进化微生物学家Thijs Ettema领导团队在 Nature 杂志发表论文,他们发现并解析了一种全新的古菌——洛基古菌(Lokiarchaeota)的DNA序列。



    此后两年内,该团队和其他研究人员又发现了与洛基古菌有关的三个新的古菌,分别命名为索尔古菌(Thorarchaeota)、奥丁古菌(Odinarchaeota)和海姆达尔古菌(Heimdallarchaeota)。他们将整个新古菌门以北欧神话中的神域阿斯加德(Asgard)命名。

    阿斯加德古菌的尺寸很小,但事实证明它们很强大,他们的出现,重新激起了细胞生命域真实数量的争论。



    阿斯加德古菌中包含与真核生物类似的基因,例如洛基古菌,被发现具有真核生物的标志性基因肌动蛋白基因,通过对它们DNA的深入分析,表明所有的现代真核生物来自同一个古菌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基本上所有复杂的生命,从绿藻到巨大的蓝鲸,它们最初都来自古菌。
  • 2015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进化微生物学家Thijs Ettema领导团队在 Nature 杂志发表论文,他们发现并解析了一种全新的古菌——洛基古菌(Lokiarchaeota)的DNA序列。



    此后两年内,该团队和其他研究人员又发现了与洛基古菌有关的三个新的古菌,分别命名为索尔古菌(Thorarchaeota)、奥丁古菌(Odinarchaeota)和海姆达尔古菌(Heimdallarchaeota)。他们将整个新古菌门以北欧神话中的神域阿斯加德(Asgard)命名。

    阿斯加德古菌的尺寸很小,但事实证明它们很强大,他们的出现,重新激起了细胞生命域真实数量的争论。



    阿斯加德古菌中包含与真核生物类似的基因,例如洛基古菌,被发现具有真核生物的标志性基因肌动蛋白基因,通过对它们DNA的深入分析,表明所有的现代真核生物来自同一个古菌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基本上所有复杂的生命,从绿藻到巨大的蓝鲸,它们最初都来自古菌。
  • 2015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进化微生物学家Thijs Ettema领导团队在 Nature 杂志发表论文,他们发现并解析了一种全新的古菌——洛基古菌(Lokiarchaeota)的DNA序列。



    此后两年内,该团队和其他研究人员又发现了与洛基古菌有关的三个新的古菌,分别命名为索尔古菌(Thorarchaeota)、奥丁古菌(Odinarchaeota)和海姆达尔古菌(Heimdallarchaeota)。他们将整个新古菌门以北欧神话中的神域阿斯加德(Asgard)命名。



    阿斯加德古菌的尺寸很小,但事实证明它们很强大,他们的出现,重新激起了细胞生命域真实数量的争论。



    阿斯加德古菌中包含与真核生物类似的基因,例如洛基古菌,被发现具有真核生物的标志性基因肌动蛋白基因,通过对它们DNA的深入分析,表明所有的现代真核生物来自同一个古菌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基本上所有复杂的生命,从绿藻到巨大的蓝鲸,它们最初都来自古菌。
  • 2015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进化微生物学家Thijs Ettema领导团队在 Nature 杂志发表论文,他们发现并解析了一种全新的古菌——洛基古菌(Lokiarchaeota)的DNA序列。



    此后两年内,该团队和其他研究人员又发现了与洛基古菌有关的三个新的古菌,分别命名为索尔古菌(Thorarchaeota)、奥丁古菌(Odinarchaeota)和海姆达尔古菌(Heimdallarchaeota)。他们将整个新古菌门以北欧神话中的神域阿斯加德(Asgard)命名。



    阿斯加德古菌的尺寸很小,但事实证明它们很强大,他们的出现,重新激起了细胞生命域真实数量的争论。



    阿斯加德古菌中包含与真核生物类似的基因,例如洛基古菌,被发现具有真核生物的标志性基因肌动蛋白基因,通过对它们DNA的深入分析,表明所有的现代真核生物来自同一个古菌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基本上所有复杂的生命,从绿藻到巨大的蓝鲸,它们最初都来自古菌。
  • 2015年,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进化微生物学家Thijs Ettema领导团队在 Nature 杂志发表论文,他们发现并解析了一种全新的古菌——洛基古菌(Lokiarchaeota)的DNA序列。



    此后两年内,该团队和其他研究人员又发现了与洛基古菌有关的三个新的古菌,分别命名为索尔古菌(Thorarchaeota)、奥丁古菌(Odinarchaeota)和海姆达尔古菌(Heimdallarchaeota)。他们将整个新古菌门以北欧神话中的神域阿斯加德(Asgard)命名。



    阿斯加德古菌的尺寸很小,但事实证明它们很强大,他们的出现,重新激起了细胞生命域真实数量的争论。



    阿斯加德古菌中包含与真核生物类似的基因,例如洛基古菌,被发现具有真核生物的标志性基因肌动蛋白基因,通过对它们DNA的深入分析,表明所有的现代真核生物来自同一个古菌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基本上所有复杂的生命,从绿藻到巨大的蓝鲸,它们最初都来自古菌。
  • 洛基古菌是于2010年在格陵兰岛附近的海底沉积物中被发现,2015年完成DNA测序分析,洛基古菌的发现,让生物学家们开始重新考虑地球生命史中最伟大的事件之一:真核生物的出现。
  • Many liquid supplement manufacturers claim that because their product is in a liquid form it is more bioavailable.
    很多液体补充品的制造商宣称因为他们的产品是液状的所以有较高的生体利用率。
  • 人为肥力 anthropologenic fertility

  •   首页 上一页 当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加入生词本
你知道它的英文吗?
你知道中文意思吗?
热门分类
历史查询


成为编辑 - 词典APP下载 - 关于 - 推荐 - 手机词典 - 隐私 - 版权 -链接 - 联系 - 帮助
©2008-2021 生物医药大词典- 自2008年3月1日开始服务 生物谷www.bioon.com团队研发
沪ICP备14018916号-1